工艺美术家油画家 张骋 官方网站

+收藏:http://zhangcheng.orgcc.com
 
您的位置:网站首页 张骋动态 正文内容
生活家•精工匠
2016-09-02    浏览(1122)    作者:梁玲    

在共同的朋友圈子里,张骋更多地被称为“姐”,这样称呼她的人,20岁有之,30岁有之,40岁有之,甚至50岁有之。这个称谓透着亲,更透着服。

姐在我的眼中,首先是个生活家,然后才是一位艺术家、精工匠。

姐爱花。她家的院子收拾得很美,姹紫嫣红中有一棵生命力超旺盛的桃树,每到春天就披上绯红的盛装,花和蕾挨着、挤着、争着、抢着,不要命地绽放着,挡住了枝杈,遮掩了绿芽。树下从早到晚都有人在拍照留影,成了社区一景。姐曾请我去欣赏她的油画,二楼上整面墙靠着一幅巨大的桃花,一扭头又恰好能看到窗外满满的粉色烟云扑面而来。谁是天工之手?谁是再造佳作?着实让人有些恍惚。

在几次组织写生的过程中,都曾见姐用油彩浓烈地去表现花。桃花、鸡冠花……在北京郊区的农家乐里,她笔下的活泼泼的生命,吸引着主人家和游客们围观。在别人挥墨完成了一幅又一幅的整个下午,姐一直精雕细作那低垂着脑袋的一朵,丝毫不为孩子们的打闹和游人的评论所动。

姐精通厨艺。鸡鸭鱼肉、煎炒烹炸,任何原料和佐料,在她的手中,都能迅速变成一桌美味佳肴,且做法、吃法都是雅俗搭配,总透着让你想不到的新意。

姐有着满满的生活智慧,经常蹦出些只言片语,但不相熟的人她可懒得告诉你。休完产假的一段时间,我曾经倦怠工作,她跟我说,必须去上班,哪怕只领800块工资。咬着牙坚持,让我终于在职场上找回自己。有时候回味那句话,真心明白:女人活着,是先活自己,再及家庭。传统意义上那种不顾一切的奉献,很大程度上是唆使女性放弃自己的社会价值,不应该是今天的女人还在念的旧经。

2014年,听说姐“陷入”了景德镇,乍听有点意外,细想又是意料之中的事。像姐那么折腾的人,一旦喜爱上纸笔颜料之外的东西,必然是无法自拔的。

我们一家子兴冲冲地去景德镇找她夫妻俩,头天一直是姐夫陪着我们,问姐在哪儿?才知道人在浮梁的工厂里忙得不可开交。

说那是工厂,更像是一个荒村。三面透风的厂房挨着这个时代中国最伟大的工程——在建高铁的未接好的一段铁轨。初见厂房地上大大小小的素坯,颇有些不知所措,但看到姐,就明白了这是她的园地,她此时抑或永久安身的所在。姐利落地挽着纂儿,系着皮质的围裙,两只耳朵上各夹着一支工人敬的烟。她是那么专注,以至于我们为自己的旅行目的抱有一丝愧疚。

第一次看到直径一米多的瓷质桃花,我还是很吃惊的,从没想过“乱红如雨坠窗纱”般娇弱的桃花可以这样表现。听姐说,形是一个方面,色也是个大难题。她跑了景德镇无数家制釉工厂,试遍了所有与桃色相关的釉料。在一次次失败里寻找、感受那个只属于桃花的形与色。八月的热浪叠加着窑火的闷烤,像是要把人的每滴水份都蒸发掉,但只要回到那个空旷的大厂房,她又能立即静下心来,慢慢捕捉那簇最终希望的亮光。

姐说:“很久以来,我一直想做一件与生命和自然有关的东西,描绘娇艳春花与明媚暖阳相互呼应、融合的情景,那是对生命孕育的感悟”,“如果桃花能在所有的季节如此绽放,而我长生不老地活在世上,那么,这样的相遇就不会让我如此感动吧”。听到这番话时,我忽然意识到这个叫浮梁的村子,就是《琵琶行》里“前月浮梁买茶去”的那个浮梁。人生的有限和宇宙的无穷、速朽与不朽,是一切文学和艺术从业者的终极题目,千年前江州司马曾泪湿青衫,今天和无尽的以后,仍会有这样黄肤黑发的人,在不同的时空对话,留下一首诗或者一株桃花,令江河不废万古流。

即使忙,姐还是陪我们逛遍了景德镇。逛逛,才知道书中得来的印象终归是肤浅的,融进去才会被这座唯一主题的城市所撼动。厂里的工人不用说了,这里的每个人,即使是出租车司机、大排档摊主,没有谁是瓷的旁观者,好像都是瓷的主人又是瓷的拥趸。

姐带我们去了一家相熟朋友家的饭馆。点一盘鱼,小小的湖水鱼被收拾得晶莹剔透,加几个清炒的蔬菜,大家就这么围坐着,品味着佳肴与夜色。店外的树上挂着果子,沿街是卖鲜榨莲子汁的招牌和朴实的小炒摊儿,优雅的瓷器小店点缀其间。姐夸赞这个慢条斯理的小城,“人是讲究的,人们的心态那样精细和安宁,‘客从八方来,器成天下走’地忙活着。几百年不变的生活方式才有那样品质稳定的好瓷”。

在景德镇安营扎寨之后,姐的花儿又多了一种绽放的形式——向火而生。姐告诉我,开窑的那天,为了迎接新生命,她特意描眉、画眼,一面是欣喜,一面是“好吧,长成啥样都是自己孩子”地忐忑着。桃花前前后后做了很多次,最后成功了七朵。而她总是说,今后没有了荒村,自己再也做不出这样的桃花了。

姐焦虑着现代化、城镇化的发展在逐步挤出地域文化的个性,担忧着若干年后在没有田园美景的景德镇,很难再做出个性化的东西。西汉贾谊曾经说过,“夫天地为炉兮,造化为工,阴阳为炭兮,万物为铜”,一日生活在世间,就要一日遭受炉火的淬炼。我终归还是相信成事在人,拥有天赋、勤奋辛劳如姐者,能将艺术形式、生活与哲学的智慧尽情融合,充分接受工艺与艺术的考验,成一位卓尔不群的大工匠。 

梁玲


标签:
分享:
发表给力评论,说两句!  共有 0 条评论